青岛净水器维修中心

草根梦话:绝医

湘乡零距离2021-02-21 08:45:09

草根梦话:绝医

      文/毛田一路  图/网络


1


三舅姓周,是个很好的兽医。


他原来在畜牧站门下的一个兽医门诊部上班,也是个有饭碗的人。后来碰上改制,买断工龄,接点钱到家里当兽医去了。


当地方园三十里以内,三舅是很有名的,每天有走不完的路、做不完的事,基于他对当地兽医事业的巨大贡献,人们给他取了两个绰号,一个叫“周一刀”,还有一个叫“周一针”。


为什么叫“周一刀”呢?那绝不是现在某些职业场上的那个意思:等你不小心或不懂,借机重重的宰你一刀,让你吃个大亏。而是说他的技术好,用了第一刀,绝不要用第二刀。


2


那时的兽医,不仅要会给畜牲治病,还要掌握给雄性牲畜阉割的技术,特别是雄性的猪。那时乡下的人们,每年每家每户要养几头猪,作为家庭收入的一项重要来源。


就性别来说,人们更喜欢养雌性的猪。因为长到一定程度,母猪发起情顶多哼哼几天,挺一挺就过去了。而公的则不同,到了时候,则随时想撒下自己的种子,经常往其他同伴的身上蹭,孤身的猪没有蹭的对象,就把前面的两只脚搭到墙上,伴着嘴里的哼哼声,身子也在不停的、不停的晃动,要持续一定的时间。用有人对玩麻将的理解来说,这纯属属于“自摸”。但即使是这种“自摸”行为,猪的主人是不允许的,因为养的目的是希望它长肉快、早一点长大卖掉好赚钱,而这样则影响猪自己的身心发育,一旦思想出现了偏差,猪就不能按照主人的意思很好地生长,所以等雄性的猪长到七十斤左右,就要出点钱,喊会阉猪的兽医来把它阉掉,切断它开小差的念头。


到主人家阉猪时,三舅就吩咐主人打来一盆清水,自己则不慌不忙地坐下,放好工具箱,从箱子里取出酒精,拿出一把窄窄的柳叶刀,用药棉沾上酒精给刀杀菌消毒,一切准备好之后,就说:“开始吧。”


其时主人就把猪从栏里拖出来,和另一人把它按倒放到铺了稻草的地上,一人按着猪头,一人拉住猪的两只后腿,三舅则把柳叶刀横着叼在自己的嘴里,一腿弯曲,一腿的膝盖袭在猪的腰上,用手把盆里的清水往猪的腰腿间一洗,右手持刀,对准地方,在猪身上那个地方轻轻一划,约三公分长的口子就呈现在眼前,随即又把刀叼回嘴里,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往口子里轻轻一撸,拉出一大堆粉红色的东西,包刮那猪的两粒卵子,左手捧着,右手从嘴里拿出刀,那么准确地一划,两粒卵子就分离出来了,随手把柳叶刀和卵子往清水盆中一扔,冒出几片淡淡的、红色的血花,然后用清水把拉出来的其他东西小心地洗干净,又一点一点慢慢的放回去,放好之后,用清水把猪的伤口一抹,说:“可以了。”随后又叮咛主人,半个小时要让猪站起来一下,但不能急速跑动,两天之内伤口会长好,在口子未长好的时间内猪食不能喂太多,最好让它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


完工后,收拾好工具,提起工具箱,收下主人支付的工钱,用桐子树叶包好那割下来的东西,因为有人拜托三舅帮他带回去,据说吃了可以大补,用现在有人的话讲起来:比洋人的伟哥还有用。


由于动作干净利落,失误率几乎为零,所以三舅就获得了“周一刀”的称号。

人生一世,拥有一个称号,就很不错了。难能可贵的是三舅还有另外一个也被人们佩服的称号,那就是“周一针”。


谁家的猪病了,三舅不是凭经验随便发几粒丸子或打几针了事,而是要到那里仔细了解。


先是问主人家几个问题:

一、发现猪生病时间大概有多久。

二、猪进食的胃口如何。

三、近几天给猪喂的是什么食物。

四、猪拉的屎是什么样子。


问完之后,就来到猪栏里,看一看猪的眼睛,摸一摸猪的耳根,拍一拍猪的屁股,等到把猪赶起来在栏里走一圈之后才下结论:或不要喂药打针,静养;或只要喂药;或要给猪打针。


但奇怪的是,有的兽医给猪治疗时要打许多针,折腾好久猪才会好;而三舅则轻易不打针,硬要打时只打一针,并且一针就灵。一针下去,猪也好了,主人也高兴起来了。


3


人们只觉得三舅真神,却不知道其中的真谛。


这个奥妙,只有三舅自己清楚。原来他进货时,并不是从专营的兽药公司进,而是专门进给人治病的的药。为什么呢?这是三舅逐渐琢磨出来的,他认为许多兽药不真,做假严重,由于死猪跟死人不同,人们抓得不是那么严重,治死了一头猪,顶多赔偿几百元,而治死了一个人,没有六、七十多万是不行的。所以,给人用的药,一般不会太假,顶多份量不足,即使真是假的也是淀粉做的,虽治不好,但一般吃不死人,治不死人。用人药去治猪病,发现这个道理后,三舅就改变了自己的进货渠道,对他的治疗技术来说更有保障。


由于三舅几年没有去当地专营的兽药公去进货,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加上他生意很好又影响了有些人的财路,所以有人暗中跟踪追击,终于发现了三舅的秘密。


于是,问题来了,有人向有关部门举报,说三舅违法乱纪,进“假药”,用人药来治疗猪病,违反了猪理道德,对其他的猪,对其他的兽医,特别是对兽药公司讲起来,绝对是不公平的,如此弄虚作假,请求上级有关部门严惩。


结果,三舅被执法了,由于上面没人,和谁也讲不清。

他们问三舅:“用人药去治疗猪病,是不是胡弄猪?”

三舅说:“是。”

他们又问三舅:“不按正规渠道去进药,是不是反了规矩?”

三舅说:“是。”

他们又又问三舅:“别人都走正道,只有你走旁道,投机取巧、与众不同是不是?”

三舅说:“是。”

他们又又又问三舅:“用兽药去治人病,把人当成畜牲一样去治疗可以吗?”

三舅说:“这个真的不可以。”


因此他们接着推理道:“既然人病了不能吃兽药,并且不能把人当猪一样来治疗,依此类推,那又怎么能够把猪当人来治疗?这不反了天理吗?”

三舅茫然道:“天理?”

“对,天理。”他们教导说:“讲得大众化一点,叫做猪理道德。”

三舅更茫然:“猪理道德?”


他们便深入阐释:“人有人的人生,猪有猪的猪生,既不能把人生当成猪生,也不能把猪生当成人生,你用人药去治疗你的那些猪,其他的猪如果会想的话他们会有怎么样的想法呢。”


三舅如实答道:“我,不知道。”


他们批评道:“人常说,医者仁心。这说明你某种意识不强,规则意识也非常淡薄,不有序竞争,不按规定办事,从而走上了违法的道路。但只要你能洗心革面,那将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4


三舅此时非常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当兽医?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要想出那样的方法?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做个好兽医?


但此时,后悔已晚,害了自己不说,甚至可能会连累到家人,若害了家人,那情何以堪?


越想心情越乱,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助,三舅又是个爱面子的人,就对他们说:“领导教育得很好,真的谢谢你们,要不是领导教育及时,我不知道又要欺骗多少头猪?违反多少猪理道德?做出多少有违公序良俗的事情。现在我知错了,要怎么处罚都可以,就是莫牵连到我的家人,从现在起我就停止行医,决不给猪看病,就是对亲戚家和自己家的猪也是一样。”


后来,由于三舅态度好,认识深刻,他们只对他教育了几天,罚了点钱,就把三舅放了回来。


到家后,三舅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每天神秘兮兮的,有时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想出来,平时穿衣服很讲究、很料俏,身上沾点灰尘也要小心翼翼的用食指弹了又弹,但现在却不那么在意了,尤不喜欢与人交谈,特别是提到治猪的问题上则更加反感。


有一次,一个亲戚家的猪生病了,治疗了半个月也没起色,就来找三舅出马,刚开口,他就对亲戚大声吼道:“你们又来害我,我洗心革面了,我绝医了,绝医,你懂吗?”


从那时起,三舅就真的“绝医”了。


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建训,笔名毛田一路,湖南湘乡人,在乡下教书,爱好文学和写作。


草根梦话:绝课

穷不坑朋友,富不忘恩人!

做人干干净净,善良终有好报!

那么多人都用的纳滤净水器,到底是啥玩意?

揭秘为何网上卖的净水器比实体店便宜一半?

紧急通知!这牌子食盐致肾衰竭,请转走

净水器市场花样多,教你不再“雾里看花”

吹响号角:重磅!事业单位改革方案出炉

湘乡最新教育扶贫标准和申领方法出炉,请转发周知,助力湘乡的寒门学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