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净水器维修中心

装不装净水器不是钱的问题,是健康意识的问题,思想落后,说什么都没有用!

净水行业那些事儿2020-09-06 12:19:52

央视持续报道水污染

持续关注净水行业的发展

各路权威专家做客访谈节目

传授饮水健康知识

国家正在努力培养我们的饮水健康意识


净水器

从出现开始发展到今天

可以说已经人尽皆知

只要有广告的地方

必然会有净水器的广告

电视、报纸、杂质、户外媒体等等

比比皆是

范玉娟小的时候,就不喜欢张彪,听说自己长大后要嫁给张彪,她哭了。小孩的笑比哭多,她笑过之后,就把哭的事情忘了,但那个人的影子总是缠绕着她。她长大后,影子变成了石头,她感受到了越来越重的压力。她对他的厌恶之心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他缺少的,并不只是一只眼睛。换句话说,他身体某个部位的缺失并没有因为他的其他方面的发育成长而得到弥补。他虽然长大成人,可是他的灵魂与精神,并没有随他的肉体一同成长,他儿时的愚顽、粗鲁以另一种形式保留在他的身上。他看她的目光贪婪而冷漠,就像他家的一件物品,存放在别人家里,只等到时来拿。 她也承认自己对他的亏欠,但她愿意以其他方式去补偿,她可以把他当作哥哥,当作亲人,她可以给他当牛做马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让他做自己男人。随着生命意识的觉醒和人生信念的确立,她开始反抗了,而反抗给她带来了一系列的磨难…… 范玉娟说,强加给她的婚姻她可以反抗,但叫她难以反抗的,是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受到更多的压力:有张家的压力,有周围舆论的压力,还有来自她的压力,有对张家和女儿双重愧疚而产生的心灵的煎熬。在十里界人眼里,她是一个受害者,可是在她那个村子,她和她的家人,被视为背信弃义之人。村里人的这种指责,她可以置之不顾,可是她的父母却无法承受。 范玉娟说,她想到过死,也曾作过死的打算,如果她一死,她欠张家的债就结清了,她父母所受的屈辱也就洗清了,只是对于这个世界,她还有很多眷恋,最使她眷恋的,还是她的父母……. 听了范玉娟的话,苏佩兰受到很大的震动,这一夜他失眠了。


关于水污染的危害

我们也清楚了

关于净水的意义

我们也大都了解了

但是我什么净水器的普及却如此的艰难

为什么连朋友给你推荐净水器

你都会如此的小心翼翼

甚至会反感

归根到底

不是钱的问题

而是还有很多人思想意识落后

跟时代根本不同频

跟没有健康意识的人

谈健康,谈养生,谈净水

没用也没钱

你跟他谈

抽烟,喝酒,打麻将

没钱也能变出钱

所以

意识决定见识

富者必富

穷着必穷


          其实用过净水器的人,我们会发现让他回头再用自来水再用地下水的时候,根本就不习惯,为什么,因为净水器把水中习以为常的杂质、异色异味都过滤干净了,最开始我们感觉不到,就像我们的水源环境慢慢恶化,而我们感觉不到,当我们感觉到了的时候,却已经形成了一种恶性习惯。所以每天还有人在质问,喝了30年的水都没有事,为什么要用净水器,可他们就是不想想,30年前他生活在一个什么国度,30年后的今天又该是什么国度!我们的祖先3亿年前还不穿衣服呢,几百年前我们还可以三妻四妾呢?今天你也不穿衣服试试看,你也妻妾成群试试看!!!!




友情链接